尊龙社区重建路迢迢 郑铭德汗滴下土欢喜收割

2020-07-04    收藏481
点击次数:901

九二一20年 走过震殇(中央社
但也就是这幺一个简单的念头,使尊龙社区顺利走出九二一地震造成的巨大伤痛。
走进丰原尊龙社区,高耸参天的大楼耸立眼前,每层楼间都有横樑支撑,大楼中庭招财进宝的风水造景,喷水池恣意喷水,绿叶盆景搭配清风微凉,谁能想像20年前九二一地震的无情摇晃,让这里曾是断垣残壁、满目疮痍的景象。
郑铭德回忆,921那晚的风很大,地震前几天刚发生全台大停电,睡前交代太太备好手电筒,以防半夜停电。
夫妻俩躺在床上聊天时,突然一阵隆隆声响,大楼非常强烈的震动,晃动停止后,他冲到其他房间带小孩,门框结构因地震变形,根本打不开。
家里和邻居相隔的墙破了洞,一家人自破洞钻出,从邻居家的门逃出后,一楼中庭地上已布满了碎玻璃,大楼樑柱水泥全爆开,钢筋裸露,家已经回不去了。
那时,郑铭德只有30来岁。
原来的尊龙大楼兴建于民国83年间,楼高22层,地下3层,住户194户,为当时丰原市最高大楼,大楼管理良善,住户相处融洽。
郑铭德说,经历这样强烈的地震,大楼并未直接倒下造成惨重死伤,建商在建筑上应有达到一定的品质,但大楼的结构樑柱都爆裂,显见仍有缺失。
他说:「本来要告(建商)但后来不告了,即使告赢了,对方要是没有任何财产,拿到一张法院判决的纸,不会有实质帮助。
」大楼在震后被判定全倒,全体住户经整合凝聚共识后,决定与建商和解,在原地进行重建。
郑铭德指出,社区住户间的感情都很好,地震后大家都想要重建,把家盖回来。
「不甘愿一个好好的社区变成废墟,除非努力来完成,不然这就是一块废墟,要卖掉都很难」。
然而重建最大的困难、最现实的问题就是钱。
大楼的重建与设计的费用要到那边去筹措?194个住户同意重建的印章该如何收集起?许多人对地震有恐惧,也有人经济无法负担选择离开,留下的住户最后决定以都市更新方式办理重建。
其中一名住户无偿提供自己另栋透天厝的一楼,作为临时办公处,重建会在此设置工作站,住户们的信箱也全设置在这边。
「原本的大楼已经进不去了,有了临时办公处对凝聚共识是一个好的开始,把心跟声音都聚集起来」。
郑铭德指出,在重建过程中,住户虽偶有零星杂音,但经过访谈沟通,都能同意。
郑铭德顺利收集到194个答应重建的印章,财团法人九二一重建基金会临门专案的协助,解决尊龙社区重建资金的问题。
最终,住户们齐心踏上重建道路。
重建期间,有人住在组合屋内,有人在外租房子,「地震后至少搬了3次家」,重建期间因为经济、重建的事情不明朗,许多压力让郑铭德经常失眠,他曾想过要放弃,「幸好放弃前,曙光出现了」。
重建大楼住户的监工相当落实,众人同心奋斗,新大楼落成时,因住户减少,楼层数也自22层减为19层。
住户们各自挑了黄道吉日陆续入住,好长一段日子,整栋大楼都在「入新厝」,心情相当喜悦,因为大家都回来了。
走过漫长重建路,住户彼此感情更坚固,经常在大楼每层每户间串门子,以前是邻居间的往来,现在已昇华为亲朋好友,前几年社区经常举办聚会,近年来也搬进许多新住户。
今年是九二一地震20周年,有住户提议举办庆祝会,但随着社区已脱胎换骨,为了不要区隔新、旧住户,举办各式活动时,不再挂上以九二一地震为名的布条。
儘管20年过去,然而只要发生地震,受灾户的心每每被触动,「九二一之前,地震就像是课本上的名词,以为晃一下就停。
真正历经过后,内心还是很害怕,地震恐惧的阴影,有经历过的人真的是挥之不去。
」郑铭德感慨说道,这一切只能靠自己调适心态了。
「从无到有,从平地到高楼,尊龙大楼就像孩子一样,有自己心血在其中。
」郑铭德分享,最近有住户把房子卖掉,搬家前夕竟然失眠了,恨自己卖得太冲动,不断找其他住户叙旧。
走过地震的灾后重建,郑铭德内心充满感激,他表示,「一路上感谢许多人,也感谢政府帮助,但唯有先自助,才会有天助、他助」。
(编辑:王思捷)1080918

相关文章  RELEVANT ARTIC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