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台创业的香港人给台湾新内阁的参考- 2016 年新加坡年度

2020-07-17    收藏837
点击次数:881

来台创业的香港人给台湾新内阁的参考- 2016 年新加坡年度

ALPHA Camp 从去年开始在新加坡建立分校,除了与 DBS 合作创新育成计划之外,更与新加坡政府洽谈合作,讨论人才培育计划。在合作之中,我发现当地政府十分积极 整合法规、产业、学界,到人才等各项资源,致力于推动新加坡经济的转型与创新 。目前也正好时值台湾新政府準备上场的时间点,我想与大家分享新加坡 2016 的年度预算,希望可以给即将上任的总统与内阁们作为经济政策的参考。

2016 年新加坡年度预算规划有三大重点:

中小企业的产业升级与国际化

虽然说新加坡以极低(不到 2%)的失业率为名,但事实上在 2008 年金融海啸以后,许多企业的获利不如以往,人力成本持续攀升,预算也开始紧缩,这使得新加坡劳工,包含专业的白领阶级渐渐开始忧虑,新加坡财政部也表示,他们只能保守预估 2016 年的经济成长将落在 1% 至 3%。面对这样逐渐停滞的情势, 新加坡政府正积极推动经济上的重组(Restructuring),不将资源过度集中于大企业,而是挹注更多的资金发展新加坡中小企业。

在过去,大企业一直是新加坡经济的主体,但今年的预算反应了新加坡政府扶植中小企业的决心。星国政府以「扩张成长」、「国际拓展」几个要点,在税务减免与特殊补助上规划出 45 亿新币(约 1000 亿台币)的预算。以公司所得税(Corporate Income Tax)为例,新加坡将抵免税额从 30% 提升到 50%(抵免上限 2 万新币),刺激中小企业向上发展。

活络 Startup 生态圈

除了扶植既有的中小企业外,新加坡政府也投注资源在不同领域的 Startup,从 IoT、能源、Fintech,到智慧健康管理都会是国家关注的领域。过去几年打造的新创园区 LaunchPad ,积极引进国际创业家与创投。在 2016 年,新加坡政府更设立了一个叫「SG- Innovate」的公司,与 Singapore 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(新加坡经济发展委员会)及 SPRING Sigapore 合作,配合上 iDA(Infocomm Development Authority 资讯发展局)的资源,来帮助 Startup 取得人才、拓展新市场。同时在国家研究基金(National Research Fund)上加码至 15 亿新币(约 350 亿台币),来投资各类型的新创公司。

强化人才转型与提昇技能

产业端提供资源的同时,新加坡政府也致力人才的转型,希望能将新加坡人转型成数位新经济所需要的新型人才。从新加坡财政部长 Heng Swee Keat 的演讲中,不难看出新加坡对培育人才的决心:

预算的方针体现在实际的政策上,首先,他们专注于 人才培育的本地化 , 在过去几年间,新加坡大大限缩了外籍劳工的人数,新加坡财政部表示,从 2011 年到 2015 年,外籍劳工人数已从 80,000 名,降到 23,000 人以内。

而教育上,除了提供上课补助金,也将成立「TechSkills Accelerator」来培育具有网路数位技能的人才,目标在帮助个人具备或提升技能,并且提供工作上的媒合辅助。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TechSkilllsAcccelerator 除了提供硬体上、资金上的帮助外,也和大企业(如 DBS)、新加坡电脑协会(Singapore Computer Society)、IT 管理协会(IT Management Association)等多元组织合作,打造更为完整的人才网络。

来台创业的香港人给台湾新内阁的参考- 2016 年新加坡年度

除此之外,新加坡政府也以「帮助人民适应变化」(Helping Our People Adjust)为核心,特别强调 中高管理阶层的转型 。 新加坡政府指出,他们将针对较资深、中年被迫转职的专业人士提供技能转型的计画,主要希望能让这些人具备资讯科技、设计领域的技能,而政府也会将他们与中小企业媒合,为转型的人才找到出路。

新加坡这样做,那我们呢?

「经济」不只是人才、不只是产业,也不能只有 Startrup

网路上常常看到抱怨台湾未来的言论。但如果大家到世界各地走走,你会发现从中国,日韩、东南亚,甚至欧美,都碰到产业快速转型,人才教育断层的问题。现在,世界各国都在进行创新政策的推动,也致力于新型人才的培育。

要彻底改革经济,不是只有 Startup,不是只靠 FinTech, 更不是只能开 Coworking Spaces 与育成中心。新加坡政府的预算规划展现在顺应变化、拥抱改变的决心,在政策的研拟上,更完整的去思考如何把跨国公司、中小企业、民间组织、Startup、学校的资源整合,在不同的环节上使力。更愿意大胆尝试,找来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,甚至与我们这种来自国外、只成立两年的新创公司合作,整合各领域资源来一同解决问题。

反观台湾,改革经济一直是政府的口号,但各部门推动的经济政策有如多头马车,缺乏具有格局的规划与配套,各部门各做各的 KPI, 而浪费了资源,让很多计划失去意义。 如果以围棋来比喻,台湾的状况就像是每一手棋都是各政府单位轮流在下,棋子无法连成一气,施政成效自然不彰。

我观察到台湾政府在推动政策的时候,往往落于「跟风做事」的状况,今天 Startup 是显学,就鼓励办一堆育成中心和 Coworking Spaces,明天换 FinTech 夯,就又办一堆鼓励金融创新的 program ,这种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的施政模式,在各级部门屡见不鲜(近期颇受争议的国中必修程式教育,即是一例)。 改善经济绝非一味追逐「buzzwords」就能有成效,市场、产业、人才、资金面都要考量,整体的施政才会有综效。各部门各自为政、瓜分资源的成果,除了没有成效之外,还浪费了宝贵的时间。

对于台湾政府施政的方向,我建议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着手:

台湾其实有很多在硅谷大企业(Google, Tesla 等)工作的优秀人才,我希望政府在做决策的时候,能够多多倾听这些真正有国际经验、网路思维的人的建议,可以延揽他们成为顾问,这有助于校正施政的方向。

世代交接、产业转型、人才断层,这些都是全球性的问题。面对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选择去抱怨台湾先天条件上的不足,也可以选择积极去面对。我期许台湾政府在推动政策时,能够以更宏观的格局规划整体政策,新加坡的年度预算,就是最好的借镜。

 

相关文章  RELEVANT ARTICLES